遗腹子找胞兄

      四十四年的杳无音讯,未阻断寻找亲人的决心;十年的艰辛寻找,终觅得兄弟团聚。

      1994年9月的一个中午,上海虹桥机场,朱先生正焦急地等待着,目光不时地朝着接机口望去,此时,一家来自台北的航班刚刚降落,旅游们正陆陆续续地走出机场。这时,一位长得与自己颇有几分相似的老人缓缓从接机口走出来,朱先生眼睛一亮,立即迎上前去,“阿哥,我终于见到你了!”“弟弟,真没想到我们能见面啊!”兄弟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原来,这是这对同胞兄弟的第一次见面,弟弟是遗腹子,他出生时,哥哥早已离家,后随军去了台湾,之后就断了音讯。母亲一直惦记着这个大儿子,在临终前殷殷嘱咐他,一定要寻得亲哥哥,如果有一天兄弟俩能一起到父母坟前祭拜,那么地下的父母也就欣慰了。

      1994年1月,苦苦寻找哥哥下落十年未果的朱先生来到上海市红十字会填写了寻人表格,红十字会立即为他多方设法,并为其录制寻人节目,多次在电视上播放。

      两个月后,一位回家探亲的台胞金先生与上海红十字会联系,称其在电视上看到寻亲的节日,自己有位同事与朱先生哥哥身世情形非常吻合。

      上海市红十字会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朱先生,十年的苦苦寻找终于换来哥哥的消息,所有的紧张期盼,所有的日夜牵挂,所有的担心焦灼,在这一刻都化作开心而雀跃的激动。激动过后,朱先生焦急不安地等待着哥哥与他联系。

      但是,金先生返回台湾后,告诉朱先生的哥哥,其弟朱先生寻亲的故事后,朱先生的哥哥断然拒绝相认,坚决认为自己并非被寻之人,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弟弟。

      难道真的找错人了?这一次还是查无结果吗?朱先生的心情低沉到了谷底,甚至想到了放弃,茫茫人海,寻亲之路走得如此艰难。

      经红会查人寻亲处陈主任进一步了解,原来朱先生的哥哥少年离家,后随国民党部队辗转各地,再也未归故乡,与家中联系甚少,而朱先生在其哥哥离家后才出生,哥哥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位弟弟。

      于是在上海市红十字会陈主任多次鼓励下,朱先生最终决定将家中情况详细记录,加上母亲的户口簿及照片,一并委托金先生交与所寻到的哥哥。当朱先生的哥哥看到信中所写,尘封的往事如开闸的洪水一样涌来……57年前,12岁他离家到上海宝山路上的一家被服厂做童工……自己身世与信中所述完全一样,这些家庭的印记让他相信在大陆有一位血脉相连的弟弟在期盼他回家。

      朱先生的哥哥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很快拨通了国内的电话,在兄弟相认的那一刻,两位老人都抑制不住眼泪,泣不成声……


发布日期:2012-9-27 10: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