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波折获亲生父母消

      1989年11月22日,波斯湾畔的一条国际远洋商船上,身为大管轮的何先生掩面而泣,风卷着他手中的几页信纸忽忽作响。

      这是由高雄妻子转来的他的亲生父母的浓浓情意。

      何先生1周岁时被大伯的同事收养。半年后的1949年5月1日深夜,在一家军队医院工作的养父来不及通知一 家老小,就带着他和养母离开上海去了台湾。少不记事的何先生从此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爹娘。

      可怜天下父母心。从这一年起,每逢除夕守岁,万家团圆之时,小何的生母就在自己的身旁多加上一个座位,给儿子小何摆一副杯筷……

      为了纪念这个儿子,大儿子的名字也改成了厉先生。而作父亲的厉爸爸生怕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漠,就在日记本里郑重地写下了这么一行字:“小何的养父叫何某。”

      往事不堪回首。漫长的40年就这样一天天流过。

      1989年9月,台胞何先生的寻亲表格经红十字会转到公安局口卡科。但他并不知道亲生父母的姓名,只知道自己有个名叫“厉某”的大伯。

      在口卡科几间明亮的大厅里,办事员在数千万份户籍资料中查找着厉某的影踪。好不容易查到了,而厉某已在杭州去世,线索又断了。他们又根据厉某的籍贯,翻阅了解放前的上千份档案资料,这才找到了何先生的亲生父母。两个月后,两位老人的家信就送到了身居台湾的何先生手中。

      何先生站在甲板上,久久地凝望着澎湃的波涛和无垠的天空,他觉得多年来自己仿佛就是这条漂泊的船,左靠右靠找不到码头,好像就等着这一刻,等着知道自己的血脉之源了。在20余年寂寞的航线生涯中,他多么牵挂不知生死存亡的生身父母。自从两岸开放探亲后,他终于在人海茫茫之中找到了生身父母,并将很快见面团聚,此时此刻,他则能不喜极而泣呢?


发布日期:2012-9-27 10: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