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错妹名生纠葛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1990年5月的一个下午,浙江余姚郊外马渚的山岗上,67岁的吴先生在胞妹吴女士的陪伴下找到了这里。一看到杂草覆盖下的父母的墓碑,这位老先生再也无法抑制汹涌的情感之潮,他泪如泉涌。

      站在旁边的妹妹并不去劝阻这个刚刚见面的兄长,泪水也在她的眼眶里无声地流淌着。她清楚的记得:1948年母亲去世了不久,哥哥阿雄就出外谋生了,后又去了台湾。从此,父女俩再也没有阿雄的一点音讯了。十多年前,父亲在弥留之际,交给女儿一张皱巴巴的旧上海户牌(如同现在的户口簿),嘱咐她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哥哥。父亲是喊着“阿雄”的名字闭上双眼的。

      1987年底,在台中的吴先生同许多人一样,一听到当局开放大陆探亲的消息,就立即填表要求中国红十字会帮助寻找父亲吴爸爸和妹妹吴女士。几乎与此同时,在上海的妹妹吴女士也来到上海市红十字会填写了寻找哥哥的表格。

      1989年4月,吴女士收到了上海市红十字会寄来的公函,告知她胞兄在台湾的具体地址。她满心喜悦地拨通了长途电话,想从话筒里听听哥哥的声音,畅叙一番几十年的离情别绪,不料台中方面的哥哥竟一连数次不愿接电话。

      吴女士又接连往台湾发出了4封信,但均如石沉大海。她百思不得其解地来到上海市红十字会查人转信接待处,向办事员老顾和老杨倾诉衷肠。他们找出吴氏兄妹的寻人表格,逐字逐项地对照着,突然眼前一亮:吴先生把妹妹的名字错写了一个字!这一字之差,使吴先生认定打电话、写信的吴女士并不是自己的胞妹。

      于是,在有关部门协助下,一份吴家父女小心翼翼保留下来的旧上海户牌复印件迅即寄到了台中,它不仅证明吴先生因年久记错了妹妹的大名,而且还可以从中找到少年阿雄的“影子”。

      几天以后,吴先生首先拿起了话筒,兄妹终于隔海通话了。

      第二年春天,吴先生从台湾起程,风尘仆仆地回到了阔别42年的故乡,长跪在父母坟前……


发布日期:2012-9-19 14:57:00